发布日期:2015-08-20 15:29 来源: 标签: 周鸿祎
周鸿祎用手指划过奇酷手机背面的边框,告诉我:看看,加了这一道磨边的工艺,是不是金属质感更明显了?
周鸿祎用手指划过奇酷手机背面的边框,告诉我:看看,加了这一道磨边的工艺,是不是金属质感更明显了?

  这个展示手机细节的动作,雷军很熟悉,贾跃亭很熟悉,周鸿祎也必须要熟悉起来。

  而在此之前,周亲力亲为推产品流传最广的段子是:他要看一下朋友电脑上有没有装 360 杀毒软件,如果没有,他就动手帮你装上。

  现在,来自互联网世界的周鸿祎想硬起来。

  谈何容易。他自己也说,“一个企业最成功的地方往往也是最不成功的。互联网很多公司,包括 BAT 做硬件都不太成功。可能就是硬的软不了,软的硬不了。”

  即使如此,这个性格很硬的人,还是想让产品也硬起来。如此的选择,让不确定的焦虑覆盖了他。他有颠覆者的标签,而且是少数挑战过 BAT 三家公司的幸存者,可他现在满口是对硬件的敬畏。

  7 月底有新闻曝出 360 将要收购 HTC,周鸿祎当面向我们否认了此事。当被问及,如果找上门,是否对这家公司感兴趣时,他说,“我觉得 HTC 是挺值得学习的公司,还是挺有兴趣的。”

  45 岁的周又重新站在了挑战者位置。对于做硬件,他比所有同级别纯互联网公司都做了更多尝试。他选择了手机行业最艰难的一个时刻入局,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六年来首次出现下滑,与之对应的是各大手机品牌销售数据的陡峭增长。华为刚刚宣布,截至今年 5 月份全球手机出货量达到 4820 万部,小米则上半年共卖出 3470 万部手机。魅族、中兴等品牌也找到了自己的精准用户。

  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第一波红利终结,行业领导者的跑马圈地基本完成,新闯入者试图撬动甚至改写市场格局,将不是件容易的事。

  周鸿祎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纯粹新手,他强调自己是最早看懂小米模式的人,而且说不管传统手机厂商还是罗永浩这些局外人做互联网手机,“我在其中起了主要推动作用。”

  的确如此,2012 年,360 联合华为、海尔等手机厂商推出特供机,甚至曾一度引起雷军关注。但因为松散联盟的合作关系,最后以失败告终。后来,外界用“搅局”、“玩票”、“斗气”这样的字眼定性周鸿祎第一次做手机。

  对周的一个警示是,要做硬件,松散联盟难成大事,必须要加大筹码。如今随身 WiFi、摄像头、儿童手表等产品都更新至三代。他去珠海找黄章、见董明珠,去年平安夜,尘埃落定,他宣布与酷派成立手机合资公司,召唤团队随他南下做手机。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的入场宣言显示了他内心的不甘。

  从软到硬,一直是条险途,融合中的妥协不难想象。摆在周面前是两个缺乏标准答案的难题。一,虽然有酷派助力,360 如何从一家软件公司进化成软硬综合体?两家基因不同的公司怎么解决冲突和矛盾?第二,做手机要求极强的前瞻性,他和团队是否具备这样的预见能力?

  他努力以一个不断清零的再创业者姿态,与这个世界对话。

  13 年前,陆川曾拍过一部电影《寻枪》,警察马山一夜梦醒后,发现自己的枪不见了,丢失的枪里面有三颗子弹。于是,马山开始走上了一条寻枪之路。

  姜文饰演的马山,和他饰演的很多角色一样,有点一根筋。“枪”在电影中代表权力、男子的性能力、道义与责任,马山丢失了这么多东西,身陷困境,绞尽脑汁去寻它。枪,也是周鸿祎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隐喻符号,关于他和 AK47 的故事,不用赘述,从 PC 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互联网大佬都丢了自己的“枪”,周鸿祎要通过硬件,把“枪”找回来。

  敌友扑朔

  性情温吞的大神干了件任性又极端的事情,599 元售价腰斩至 399 元。在与小米的对峙中,这是一记实拳。

  一个投资行为分散了他的注意力。6 月 28 日,乐视网旗下香港公司 Leview Mobile 出资 21.8 亿元获得酷派集团 18% 的股份。这位酷派新晋的第二大股东,前不久才骄傲地在同一天连发三只手机,如今间接在 360 与酷派的合资公司奇酷也有了话语权。

  消息公布之前,周鸿祎在微信吐槽,有人在他背后捅刀子。外界没法不联想是乐视投资酷派让他情绪激动。吐槽符合红衣大炮一贯的风格,无人惊讶。几天后,他和 360 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迅速冷却,反倒令旁观者不适应。

  三家风口浪尖的上市公司陷入纠葛,在手机行业前所未有。乐视和 360 恰是互联网公司里做手机投入最多、用力最猛的两个玩家,他们同时绑住酷派的左右手,外界无从分辨周鸿祎和贾跃亭是敌是友。

  一切要从酷派说起。这家公司由运营商倒逼转型的故事人尽皆知,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大神,以及与 360 成立的合资公司。但与 360 合作之初,郭德英不允许任何人染指他一手创办的酷派集团。

  双方签署的协议中有一条规定,“未经酷派同意,360 禁止在二级市场以任何方式收购酷派股票。”工程师出身的郭德英将企业视如己出,有一段时间公司股价低迷,有人猜测他担心周鸿祎趁虚而入,悄然翻身一跃成为酷派大股东。

  周鸿祎倒是很配合。他明确表态,绝不触及酷派现有的存量市场,或者说那不是他感兴趣的地方。甚至对于是否接纳大神这个品牌,他都曾犹豫过。从零做一款纯粹的互联网手机品牌是他四年来的心结,他需要的是酷派的硬件团队与供应链支持。双方还有纸面约定:奇酷产品的互联网营销由 360 来主导,所有酷派产品必须预装 360 OS 系统等。

  三方陷入僵局时周鸿祎反思,也许当初直接投资酷派集团是最简单的。“但是我觉得人家是有自己基因的,我们应该利用他们的积极性。如果将来老郭退休了,这件事我们未必搞得定,我对硬件还是挺有敬畏的。当初想的是,最好跟他合作一个新公司,这样会比较轻灵。”

  5 月 6 日,周鸿祎在北京发布手机品牌奇酷,鲜少公开露面的郭德英热情捧场。俩人手指在东莞松山湖畔的合影向众人阐述联姻机缘,气氛融洽。

  就在一个多月后,郭德英引入乐视投资。据接近谈判的人透露,在整个投资中酷派表现得更为主动。

  “本来老郭对互联网手机挺有信心的,但是跟我一块合作过程中,他可能有点吓着了,他觉得这些做法都很疯狂。”周鸿祎认为,郭德英做手机的三观被颠覆了,他觉得这个游戏自己没法玩了。

  甚至有人进一步揣测,郭德英已经萌生退意。因为就在乐视宣布投资的第二天,他便卸掉酷派总裁一职,而且出让给乐视的均是郭本人的股份。酷派中国区总裁赖赣峰则否认了郭要退休的说法。

  但乐视并非是郭德英的唯一选项,因为合资公司奇酷的这层关系,他最先想到的是 360。酷派 CFO 负责把郭引入新一轮投资人的打算转达给周鸿祎。接到消息后的周,无力阻止酷派的计划,第一反应是摸自己的口袋。

  他有很多地方需要花钱。首当其冲是私有化,在现有中概股中,360 是宣布私有化公司里体量最大、市值最高的。很显然,这个回归动作将吃掉大笔资金。周鸿祎给尚未面世的奇酷预留了 4 亿美金,这是手机价格战的“军用物资”。当然,还有一笔 4.0905 亿美元的资金去年 12 月已经花出去了,360 以此换取了奇酷 45% 的股权。如果此时他再接手酷派,还大概需要 4 亿到 5 亿美金。

  然而截止到 2015 年 3 月,360 上市公司显示账面现金及等价物约为 14.94 亿美元。

  “第一我没有太多现金,正在做私有化;第二,这个钱是用来买别人的老股,不是放在公司。钱从哪来?”周鸿祎承认,如果当时他什么都不做,肯定是贾跃亭接手。“老贾擅长资本,我不太会玩这个游戏。”

  搅动战局的关键人物终于出场了。贾跃亭对硬件的野心不亚于周鸿祎,但是以乐视对手机的理解和积累,他与周一样,对传统手机厂商有着同样的诉求,而且他们的可选项都不多。中华酷联加上魅族、OPPO 等,酷派引入合作的态度最开放。6 月最后一周,贾跃亭在深圳与酷派就合作细节进行谈判。一场尴尬的三边会谈之后,周鸿祎接受了乐视即将入股酷派的事实。

  但是乐视发布公告前后,他又为何表现出不快?接近周鸿祎的人猜测,他可能是对双方公布投资的时间不满,“老周觉得整个过程太快了吧,虽然他理解两家结婚的诉求和苦衷,但是他觉得应该先安顿好奇酷,比如明晰责权,再引进乐视。”

  据说,贾跃亭和郭德英一顿好言相劝才平息他的怒火。他们给出的解释是,因为两家都是上市公司,担心消息走漏,造成股价波动继而影响合作。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的股东名单上有过 360 的名字;360 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一位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 360 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在于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事情发生后,周鸿祎与贾跃亭私下有过一次长谈,并且最终形成默契,“井水不犯河水”。周鸿祎很清楚这笔账该怎么算,“他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乐视移动总裁冯幸也公开回应,“乐视是酷派集团的股东,所以肯定不会做伤害奇酷的决策。”互相不能挖墙脚的事,也体现在协议中。

  看上去,这是个各取所需的桥段。郭德英得到他想要的安全感:卖掉一部分股票落袋为安,如果酷派股价在贾跃亭的介入下有所回升,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酷派现在有了双保险,不管是 360 还是乐视,只要一家能把互联网手机做起来,对酷派都是有利的。

  贾跃亭通过入股酷派集团,不仅能与旗下 ivvi 深度合作,酷派每年几千万的出货量会是他生态布局的重要通道。

  一向不愿吃亏的周鸿祎自我安慰,“虽然母公司资本层面发生变动,但是我获得了更多人才、供应链的支持,包括团队获得了更大话语权,我觉得是更好的结果。”

  360 与酷派的最初协议中曾有款保护性条约:如果母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周鸿祎有优先选择的权力,既可以要求出让奇酷股份,也有空间争取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当然,他很可能会选择后者。

  周鸿祎对合资公司第一次股权增持是在今年 5 月 26 日,360 旗下公司 TechTime 投入 4500 万美元,因此对奇酷持股比例由 45% 提升到 49.5%。如今看来,这个举动很可能因乐视插足而起。

  相应地,360 的话语权也会增强。比如,原来 360 并没有独立定价权,难免为此扯皮。大神直降 200 块,周鸿祎没有跟郭德英打招呼直接拍板,酷派内部虽然没有反弹,但是大家都承认,没有谁敢做出这个惊悚的决定。现在周鸿祎可以根据用户的反应自主定价。发生变化的可能还涉及到生产环节,理论上都是交给酷派,据说正在逐步减小依赖程度。

  另外根据最新的协议,奇酷将得到酷派硬件和供应链的人才,也就是一支做手机的完整队伍。很显然,周鸿祎将会完全主导这家公司。从原点到起点,他已经花掉了 3 年时间。

  “我把手机这事想简单了”

  这是周鸿祎的手机第二战。

  互联网大佬做互联网手机,他是第二个。第一个是雷军。2012 年,小米创立不到两年,360 联合华为、海尔、夏新、TCL 等企业推出特供机。周鸿祎经常跑到深圳布道演讲,还跟华为的余承东交换观点。

在为大神 Note3 作设计海报

  周说他是当时唯一看穿小米模式并悟出雷军想法的人。“他其实要走软硬结合的路,带来商业模式和产品体验的颠覆。”当有人提醒,五年前小米产业逻辑不一定完整时,他又修正,“我至少想明白了 80%。”

  周鸿祎猜中了开头,但并未放手一搏,过去两年,他最大的痛苦来源于此。

  特供机对他来说,真的是搅局吗?原点科技 CEO 张伟华,当时负责操盘特供机,他这么解释 360 做手机的缘由,“360 懂这些(互联网打法),而且在公关和营销上强,公认是第一。帮传统手机商,换来手机 APP 预置。厂商和 360 要用户,用户要又便宜又好的手机,三方获益。”

  最初的两款特供机华为闪耀和 AK47,出货量和百度搜索指数也都直逼小米,但 360 怀抱平台情结,每个月都发新款,最后只能疲于奔命。而且本质上特供机就是一个概念,与手机厂商只是松散联盟而非深度绑定。AK47 产能不足,传统渠道反弹严重,最后无疾而终。

  周鸿祎说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我把手机这件事想简单了。雷军说的对,这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我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但是 360 没有停止对硬件的探索。此后,他们避开手机,绕道随身WiFi、儿童手表、路由器、摄像头等轻便产品,试图找到做硬件的感觉。虽然目前还没有一款获得颠覆性成功,但却给 360 积累了经验。

  本刊获悉,他曾与徐小平投资的一家设计公司赛龙试图合作打造一款叫“芝麻”的手机。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合作告吹。2014 年一整年,周鸿祎都显得很安静,这家公司也失去了战斗的锋芒。

  直到 2014 年平安夜,那封鼓动人心的《带上 AK47  跟我去南方做手机》让沉寂的 360 重回公众视野。此刻,小米市值突破 400 亿美元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之一。魅族、乐视、一加等公司都已经摆好姿势,并且找到自己的忠实用户。周鸿祎选择了一个做手机最艰难的节点。

  为什么特供机失败后,他没有立即组织一支团队自己做手机或是干脆买一个公司?周鸿祎说,这是个好问题,然后陷入沉默,他曾承认错失良机令他后悔。

  “如果当时我是一个创业公司,当然应该专注搭一个团队做手机。当时最大的问题是,360 有很多事。特别在 2012 年我们又做搜索,跟百度开战之后,牵扯我很多精力。”沉默二十秒后,他说。

  这是事实。游久当时是 360 旗下一个子公司,CEO 刘亮回忆,但凡涉及到搜索的产品讨论,全公司中高层必须参加。周鸿祎经常半夜群发短信,要求高管给出解决方案。用刘亮的话说,搜索是举全公司之力投入的一场战役。

  相比之下,特供机只由手机部门的几个人参与,负责人是 360 副总裁李涛,现在去向不明。张伟华则离职做了原点手机,并且拿到百度的投资。

  严格意义上,360 并没有输掉搜索之战,甚至一个月就打掉百度十几个点份额,战绩很是鼓舞士气。只是他也把这个面露疲态的巨头轰醒,并没有真正改写搜索市场的格局。

  如果重新思考战略选择,周鸿祎承认应该打手机之战。他特别提到,罗永浩果断组局做手机的勇气让他佩服。然后批评自我,没有孤注一掷的决心,“有一段时间缺乏这种狠劲”。

  特供机虽然失败了,却不足以令他伤筋动骨。硬件都是别人做的,360 的损失微乎其微。但是快速止损并没有帮助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拿到其它船票。应用商店、安全等主业遭遇夹击;曾经举全公司之力攻打搜索之战,在移动搜索却乏善可陈;尝试开发的口信等产品默默无闻。资本市场势利的一面无情暴露,360 的市值一路下滑,并且再也没有重回百亿规模。

  周鸿祎觉得,因为延续 PC 做工具的思路,而忽视了移动端内容的建设。“移动端的流量入口被消解掉了,内容有更大的黏性。用户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内容而不是工具上,只做搜索、安全这类工具就一定会受到挤压。”以工具类引流的传统互联网公司几乎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甚至脸萌、魔漫相机等移动应用,也难逃红极一时后被用户抛弃的命运。

周鸿祎的头像在奇酷随处可见

  360 的基因又决定了他们不可能转型做影视、游戏、IM 等内容,内部尝试过却没有成功。追逐热门的 O2O 显得更另类。虽然他的老对手李彦宏刚刚宣布投入 200 亿元重塑糯米,一家搜索公司正在发力本地生活领域,对准的是美团、大众点评的历史优势。但是周鸿祎坚信,“没有 BAT 的实力,我们做不了。”而且他更想做点有颠覆性的事情出来。

  在移动浪潮中,一个 APP 承载不了周鸿祎的野心。最后他找到的爆发点是 IOT (Internet Of Things,意为万物互联)。在他看来,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是未来,智能家居、可穿戴、车联网都会是新的战场。这一切却又离不开手机,需要它终端承载连接和服务。

  周并不认为现在没有翻盘的机会,他认为产业每隔五年会有一次变化。如果想参与变化,必须拿到入场资格,甚至要站在能被风吹到的地方。“雷军说,要做风口上的猪,天天趴在窝里去哪儿感受风口?”

  软硬结合之痛

  早上 9 点,周鸿祎在教祝芳浩怎么发微博。他几次痛批了大神的传播方案,但是没有解决问题。怒气之下,决定亲自讲课。直到晚上 8 点,这条微博才发出去,祝芳浩长出一口气。

  加入酷派的十多年里,祝芳浩做过寻呼系统,无限发射基站后台等,受到了系统的专业训练。2004 年他在北京,酷派与工信部、运营商制定出双卡双待的标准,用户交互体验等规则至今仍在沿用。这项与联通共同拥有的专利,是酷派 6000 多个专利的其中一个。成为奇酷 CTO 之前,他是酷派大神的总裁。跟大多数工程师一样,他理性克制,但跟用户有距离感。

  如果用互联网的视角看酷派,它的确不够性感。长期生产运营商定制机,缺乏对用户需求的深刻认知;重视产品的基础功能,但不苛求;重硬轻软,软件长期处于配合硬件开发的从属地位;机海战术,每款都有优点,却又不够极致;开发仓促,一款产品从定义到成品,只需要三个月。

  做互联网品牌大神的时候,祝芳浩就有引入合作伙伴的愿望,他在思维模式、组织方式上都遇到了瓶颈。“不管是郭总还是我,过去基本都闷头干活,对互联网并不在行。”

  而就在周鸿祎不停否决大神文案时,有人也在怀疑他不懂手机。他曾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这不单纯是团队问题,背后是两种思维模式的冲突。酷派崇尚“天道酬勤”,360 则要求结果导向。尤其在最初股权均分的情况下,摩擦尤为突出。

酷派信息港内奇酷的办公楼,随处可见激励员工的红色标语

  周鸿祎如今反对把奇酷简单地理解为是一家硬件公司,“它是软硬结合的公司,承载的对象是手机而已。”所以不管是传统的制造文化还是纯粹的互联网文化,都不可能成为智能硬件浪潮下的精神纲领,他要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催生一种新的硬件文化。

  “我不懂手机,我懂用户就好。其实雷军和罗永浩也不懂手机,苹果开始懂手机吗?有的时候新人会摆脱行业的固有思维定式,乱拳打死老师傅。”这是周一贯的态度,去找用户一剑封喉的需求。

  硬件人认同他的极致追求。卢东与 360 合资成立蜂联之前,是磊科的创始人,做了十几年路由器。以前做一款产品,出四到五个设计稿,打一个手模。第三代 360 路由器是他们有史以来做得最痛苦,也是解决问题最多的一款产品,二十多个设计稿,六个手模。然而最近的一个新品拿出三十多幅设计稿,卢东苦笑道,“灵感已经要枯竭了,老周还是不满意。”

  他和团队最初不适应的还有故障申报率,千分之一在传统观念里是常态,甚至再上浮几个点也能接受。但是在蜂联,只要有三个故障就属于A级,必须上报。至于因运营商接口和网卡驱动导致的不兼容问题,过去都与他们无关,现在只要能解决的就不可以放过。

  4 月,郭德英、周鸿祎等人参加了奇酷在深圳第一次产品讨论会。“基本上以周总为主,我们提供一些数据和支持,想知道他对这个事是怎么想的。”所有产品讨论会都是最重要的,那次确定了基本的外观、配置方向等。参会的祝芳浩称,氛围“比较融洽”。

  当然也有争议,比如该采用玻璃还是金属材质。周鸿祎力主即使是千元机也要使用金属外壳。他攥着奇酷千元工程机,略显激动地问我们,“提及玻璃,你会想起什么?镜子?杯子?总之给人很廉价的感觉对不对?”

  祝芳浩倒并不反感玻璃,彼时他刚做出双面玻璃大神 X7。他的理解是,“玻璃和金属不是非此即彼,核心取决于手感和质感。金属质坚,偏商务人群;玻璃偏娱乐消费品,跟定义的用户群有关。一定有人喜欢玻璃,有人喜欢金属的。”

  这个问题在此后的几次产品讨论会上被反复提及,为了“让用户感觉更贵重”确定了金属材质。周鸿祎毫不谦虚,“我怎么想不重要,用户怎么想很重要。金属一定比玻璃有价值感。”

  奇酷新机比原计划推迟了几个月上市,原因就是周鸿祎提出太多要求,而硬件团队觉得无法做到。当然出于平衡,他也做出了妥协。

  全金属封闭材质就要考虑在哪里做切口以防屏蔽天线,设计形成后,周鸿祎不太满意。但是如果要做修改,连带所有模具也要改,周期延长至少一个半月。他没有坚持。

  周鸿祎希望奇酷使用 USB Type-C 的插口。他自己的经验是,用 Android 手机充电总要确认一下,不然就容易搞错方向。Type-C 接口不但没有这个问题,而且充电速度更快。奇酷科技 CBO 潘志勇等人却认为太冒进,应该逐步根据市场做调整。几次交锋下来,周鸿祎只好放弃。

  他在学会做平衡。假设不涉及产品生死,或者改动会带来更长工期时,他会被说服。“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的规律妥协。“有时候还是慢工出细活。一年出两部手机可以做好,一个月做一款必然做不好。”

  在 360 周鸿祎则事无巨细,一插到底。他的掌控欲体现在对产品本身,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但是面对奇酷的硬件团队,他自称会“收敛”很多,以鼓励为主,也会充分放权给他们。

  这无关他的性格变化,一个中年男人,再改变个性几无可能,他自认对硬件并没有像对软件那样了如指掌,所以尊重原有的规律,提一些更高的产品要求。能看出,他在尽力克制表达不满的冲动,“对他们要更有耐心”。

  但是涉及到他熟知的领域,他都会暴风骤雨般的无所顾忌。卢东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因为蜂联设计的几款宣传海报曝光后,周鸿祎认为太低级,一通臭骂,甚至扬言要撤掉他。这不是卢东第一次威胁要被裁撤。

  “跟他比较熟还好,大不了这两天就不说话了,等他冷静了,我再平静地跟他交流。但这是个让人非常难受的过程。”卢东谨慎地组织措辞,他担心让人误解这是抱怨,又强调了一遍,“老周是个好人,但有时候让人很崩溃。”

  老周变了吗?

  刘亮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家创业公司的门口不是漂亮的 90 后前台,而是一个类似佛龛的摆台,两本书立在上面,封面人物都身着大红色衣服,他们是史玉柱和周鸿祎。这家公司的老板要求每天清晨上班的员工,对着商界备受争议的两个大佬燃香一柱。

  “为什么?”刘亮对我的问题感到很诧异。“草根创业者都觉得老周是唯一一个能给互联网反复带来奇迹的人。史玉柱则已经做到了。”

  周鸿祎曾经的部下张伟华出来做原点手机,被问及互联网公司里谁能复制小米。他答,只 360 一家。这位拒绝了老东家,转身拿到百度投资的创业者给出的理由是,“360 执行力最强,还是创业者心态,老周也愿意赤膊上阵。”

  相信他的人虔诚,质疑他的人坚定,甚至有人打开 360 的成绩单,怀疑周鸿祎不再年轻。

  在我们将近三个小时的交流中,他不止一次反思,强调对硬件的敬畏之心,言辞恳切。面对“周鸿祎是不是老了”这个话题时,他也没有躲闪。

  “不能马上看懂年轻人喜欢的新生事物,跟他们的口味不一样,这种老是必然的,但是可以通过学习来对冲。”做手机于他而言是二次创业,硬件原理和游戏规则也几乎是从零学起。多用别人的产品,多跟用户交流,打通产品的界限,这是他的学习三部曲。

奇酷科技 CBO 潘志勇

  原 360 副总裁,参与了酷派与 360 的合作谈判

  相反,他认为最可怕的是心态变老,“变得很自负,面对很多东西认为不证自明,不言而喻,不以为然。很多新生事物出来后,求全责备,而不是看到它的优点。”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时所说的“Stay hungry,Stay foolish”,他演化成“保持好奇心”刺激奇酷的团队。

  他回击说他变老的人,“如果一个产品没做成就证明老了,太过成王败寇。”但是他承认,足球场上跑不起来了,“跟人撞一撞还是挺有乐趣”。

  论创意和产品的感觉,他不承认自己老了,但在如何管理 90 后的问题上值得反思。所以在做 360 金融的时候,他首次使用合伙人制。通过分拆业务的方式,给团队拥有感。

  周鸿祎批评小米五代产品主要在强调硬件的堆砌,而没有真正做创新,但是营销方案被他指定为大神传播的教材。“相反,OPPO 还做了产品创新,自拍的时候它尝试把后置摄像头翻转过来。姑且不谈这个想法好不好,至少是个创新。”奇酷新机在边框、摄像头、指纹识别操作方面会有所突破。

奇酷科技 CTO 祝芳浩

  加入奇酷前,他是酷派大神总裁,理性克制,但与用户有距离感

  即将发布的 360 OS,周鸿祎会主打轻快流畅和安全这两个点。产品负责人朱翼鹏告诉我们,做自己的 OS 可以有更深的权限,所以凭借 360 以往在系统优化的积累能够缓解 Android 手机越用越慢和耗电的问题。目前他们测试的结果是,相同条件下连续开机 24 小时,360 OS 运行速度不会有变化,可以省电 20% 左右。他还提到,奇酷没有预装收费软件,所以希望做到用户不需要,APP 就不会主动空转。在安卓系统中,这确实是个明显痛点。

  PC 时代,周鸿祎祭出免费大旗斩获安全市场,很多互联网公司群起效仿,在软件时代这是迅速积累用户的方式,然后另辟蹊径寻找出在猪身上的羊毛。如果硬件免费,羊毛又会出自哪里?

  是的,周鸿祎宣布把售价 199 元的摄像头产品永久免费销售。但是他自辩,所谓硬件免费不能一概而论。

  他鼓吹的硬件免费分两层含义:硬件利润为零,价格不为零;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降低用户进入门槛。摄像头免费的诉求在于,未来可能通过互联网云服务收回成本,或者直播市场兴起之后,借助媒体的属性吸引广告投放。“硬件有可能免费,前提是成本在一个限额之内。”

  如果是小众硬件,他非但不提倡免费,相反合理的利润可以续力研发。而对手机这类产品,又很难把成本做低,否则影响体验。

  不难看出,他在两个背景下所提的免费含义完全不同,可能这也是小水滴宣布免费不足以对整个智能硬件产业的秩序产生影响的原因。

  周鸿祎喜欢挑战的感觉,但身边并非所有人认同他做手机。甚至不乏劝阻者,善意提醒他守护现有的主业最重要。

  “可能跟我性格有关,我是能看到未来方向的人,喜欢做新事。同时,我希望能给 360 赋予新的安全内涵。如果提起 360,老说它是做免费杀毒的,好像总是生活在过去。”从去年开始,他强调 360 正在从一个狭义的电脑安全管家,延伸至生活的各个领域。

  儿童手表是出于保护孩子的安全,摄像头面对的是家庭,开车需要行车记录仪护航,未来针对更多生活场景会创造一个安全的角色。周鸿祎说,他不是热衷做智能硬件,而是用户的这些需求由硬件来承载。

  理论上,中国是一个安全隐患丛生的大国,循此路径 360 有可能会成为他理想中的一家安全公司。但现实生活中,一个外形更酷颜值更高的产品更容易赢得用户。安全真的能成为用户付费的理由吗?周鸿祎的答案是,安全只是产品的一个触发点,他会通过安全找到一个真实需求:在真正设计产品的时候,告诉用户,何止安全。

  安全概念延伸的路径也在铺设之中。2014 年底,360 在组织架构上做了一次大规模调整,将安全和手机业务进行划分,前者归总裁齐向东负责,后者是周鸿祎主导。今年 5 月,360 企业安全集团成立,6 月 360 宣布私有化,这一部分很可能会在A股谋求上市。

  除了在内部邮件中提到的 360 估值、溢价被低估,周鸿祎解释私有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国家希望我们能回来,随着 IOT 的发展,政府对智慧城市、互联网+的重视,安全问题会越来越重要。我们目前解决安全的技术能力跟美国同行在一个水平,但是坦率地说,如果没有国内的身份,我无法参与或者不能以我的名义来参与。”所以,此次参与 360 股份回购的基本是中投、中信这样的国字头基金。

  而硬件公司包括奇酷,从组织架构上与企业安全集团没有关联,未来的路径也是独立融资,独立上市。

  他的对手通过并购轻易就能筑建一座商业帝国,而周鸿祎想做的每件事都得撸起袖子亲自上阵。这跟 360 体量相关,也与他的个人理想主义情结有关。谈一个商人的理想主义会显得不太真诚,但如果说一个产品经理希望做出更牛x的产品影响普通人的生活,也许可信度会更高,产品经理周鸿祎的理想情结或许在此。

  这会影响一些产品商业化的考虑,也导致他不够专注,缺乏自我克制的性格又让他在 PC 时代树敌太多。有时候他会为此沮丧,觉得嘲笑他的人成王败寇论,太过功利。面对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队友不给力,他也会有挫败感。“但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或是突然发现产品的某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相关评论

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