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9-01-24 09:00 来源:第一财经 标签: 网约车 司机转型
和往年一样,年关将至的当下,叫车成了让人头疼的事。

        和往年一样,年关将至的当下,叫车成了让人头疼的事。

        周二早晨6点50分的北京北五环,叫车已经变得不太容易。轮番在三个网约车平台上叫车,一个20公里以上的订单,最终以1.5倍的价格才成功下单。

        “现在还好点,过两天外地司机都回家了那才难叫车。年后也不会好,很多外地司机这次回老家之后就不来了,反正不符合合规政策,来了估计也干不长。”来自网约车司机张师傅的反馈是,他周围的那些专职网约车司机已经纷纷开始转型,回老家的回老家,就算年后再回来那些愿意继续开专车的人也不多了。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此前做过的一次全国网约车市场调查显示,截至2018年7月,合规网约车数量是17万,占网约车总量的0.54%,合规司机数量是34万,占司机总量的1.1%。

        之前有媒体曾披露滴滴平台的注册司机有近3100万,而合规司机的比例很低,如果全面清理不合规车辆,势必单多车少,将引起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

        尽管滴滴目前尚未公布平台上合规司机比例,但2018年12月18日,滴滴曾公开表示正在克服困难,持续并加快清退平台上不符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的司机和车辆,强化派单合规性引导,逐步减少对不合规人员和车辆派单,直至停止。

        同一天,易到也公开发声表示,在截至2018年12月18日的4个月时间里,公司已完成清退存量不合规驾驶员逾50万人。

        即使这50万的数据对于专车平台而言也还只是九牛一毛,但专车司机们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决定的关键档口。

        如果说早两三年前专车司机们的抱怨更多的是补贴锐减开专车不赚钱了,而当下这批司机在合规化的政策红线前面对的是去还是留的问题,当然有的人还得感叹一句,“想留不能留。”

        网约车规范化,是大势所趋,有助于保障乘客的安全,使市场竞争良性有序。在规范网约车的同时,帮助原来的网约车司机,早日持证上岗,缓解打车难,意义也不小。

制图:蒋皓明

        被迫出走的专车司机

        张凯还开着他的那辆京牌的GL8。

        从2014年初就加盟易到开始,这辆车陪着他经历了易到、优步、滴滴还有神州专车的神州优驾。

        在专车司机这个名词“广而告之”的这几年来,张凯算是入行早,赚到钱,占过便宜的那一撮人。

        和很多人一样,张凯依然记得2014年年底到2015年春节前的那段好日子:一部智能手机、一本驾龄超3年的驾照、一辆车价超10万人民币使用年限不满5年的本地牌照汽车,只要拥有这三样基本“装备”,无论接入哪一家专车平台,不少专车司机都能轻松月入过万,羡煞旁人。

        那时候,各家专车公司都能随手挑出批量产生的月入两三万的专车司机。那时候,补贴是让不少专车司机干劲十足的直接动力。

        “抛去油费,一开始一个月也能有1万6的收入,后来补助上来了,补助多的时候有一个月到手2万多呢。”张凯回忆道。

        但这样的好光景只停留在2016年,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之前。

        要知道,当年优步中国对专车司机的补贴曾有过令人艳羡的“一周接80单奖励8000元”,那时候的优步司机每个月只拿奖励都能月入两万。

        只是,两家合并之后,专车平台的补贴锐减。

        在市场竞争回归理性之后,司机端的补贴政策越发缩水,不得已之下,张凯不得不连车里面配的水都精打细算起来,有时候会偷偷把昆仑山换成康师傅,或者如果乘客不要就不放了。“给乘客准备的矿泉水也得我们自己买,虽然价格比市面上便宜点,但是平均算下来,一天总有几单白跑了。”

        事实上,司机补贴不断缩水之后,有些司机已经放弃在专车平台上接单。“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不赚钱了。以前补贴高的时候,一个晚高峰就能赚将近1000块,现在补贴政策太过苛刻。”

        王立峰就是那个时间点放弃了开专车。

        作为神州专车最早一批的专职司机,王立峰在2015年年初拿过6000元以上的保底底薪,算上每天的接单的收入,月入过万很轻松。后来专车底薪一降再降,为了节约成本,各种考核又越来越严格,2017年他选择了转行,成了北京一家1对1陪练公司的陪练教练。

        因为两年多开专车的经历,王立峰如今的服务态度和开车技能还挺受学员欢迎。“这也算是一种收获吧。”王立峰半开玩笑地说。

        让张凯一直坚持在专车平台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那辆GL8是京牌。在牌照资源稀缺的北京市场,这也是他不小的优势。

        但按照此前的专车新政,网约车平台的个人和车辆必须经过审核,司机需要通过考试来领取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证,具备相关资质后方可上路参与营运。

        而考证的前提是需要将车辆改为营运车辆,这意味着车辆将被强制8年报废。

        张凯的车已经开了快5年了,如果8年被强制报废实在是不划算。但如果不将车辆改为营运车辆,这就是“黑车”。

        2018年,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多次对黑出租车、黑网约车等开展打击。按照新规要求,对于网约黑车,执法总队将对车辆进行30天至60天的扣押,并对司机处以1万~3万元的罚款。

        这样的处罚力度足够严格,扣车1~2个月,基本上网约车司机也不用继续接单干活了。因此,很多司机担心被查都不敢再出去拉活。

        2018年底,张凯最终选择了放弃,带着他的那辆京牌GL8加盟了一个车队,每天接一些商务订单,没活的时候就在家歇歇。

制图:蒋皓明

        被考试难倒的京籍司机

        2016年7月,《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发布,也让此前由于破坏性创新而一直身处舆论风口浪尖的滴滴、Uber终于看到了“合法身份”。

        由于网约车新政规定,网约车的准入条件由地方政府制定,因城施策,一城一策,这也使得各个城市对于网约车的“合规”有着不同的标准。

        其中北京要求“京人京车”,同样要求“本地户口、本地牌照”的城市还有上海。而深圳、广州、杭州等地则要求有本地牌照,但不限本地户籍,持有居住证者也可。

        但专车新政发布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网约车市场一直停留在新政的灰色地带,非京籍司机,非京牌私家车大量存在,大家心照不宣。

        2018年7月1日起正式开始实施的《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打破了这一现状,不合规的司机开始减少接单观望。

        根据滴滴2016年公开的数据,在上海当时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比例约为2.4%。而北京网约车司机中,北京本地户籍的占比也很少。

        根据规定,网约车合法上路必须具备“三证”,即网约车平台要有经营许可证,车辆需具备运输证,驾驶员要取得从业资格证。

        在众多专车司机中,房师傅是最有望成为合规网约车司机的那一批人。

        70后的房师傅,北京人,有一辆符合要求的北京牌照车,最后却“倒在”了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证的考试上。

        一般来说考取网约车证大致需要6步,分别是“网上报名-网上预约-现场确认和约考-参加考试-查询成绩-现场领取网约车资格证”。如果你是社会人员报考网约车则需要进行两门考试,一项是全国公共科目考试,一项是北京区域科目(理论+实操),而出租车转岗的滴滴车主则只需要进行北京区域科目考试。

        其中,全国科目实行全国统一考试大纲,考试题库按交通运输部规定执行,主要考查交通常识、法律法规、职业道德、服务规范等,类似考驾照时候的科目一。

        而区域科目考试则地域性较强,各地的交通委运输管理部门会结合当地地域特色来进行考题的编制,常考的包括一些当地的主要大街、环路、旅游景点、商务街区、客运站等地理知识。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的区域考试中还包含英语听力。

        英语听力考查的是车主们的日常用语,考查范围也就是早上好(Good morning) 、下午好(Good afternoon )、很高兴为您服务(It’ s my pleasure to serve you)等简单用语。

        但就是这些简单的英语难住了房师傅。

        “之前还有题库,跟着题库死记